首页 / 汽车资讯

结婚16年后,他发现自己的三个女儿都不是亲生的。那一年,他坚持在离婚前追究刑事责任

文章配图
    文章配图

   古有“千峰倚空碧,万嶂碍于云”之赞的大茅山云缠雾绕,山脚下洎水河蜿蜒流过,一排整齐划一的白色三层小洋楼跃然画中。

     门前有一株柿子树的就是陈志显的家。那是他在2020年花费数十万建造的,光贷款就有近二十万。早在房子还没建好时,陈志显就把房间分配好了。年逾八旬的父母住在一楼,二楼靠东的两个房间属于15岁的大女儿和12岁的二女儿,他和妻子带着小女儿住在二楼中间的那个房间,最后那间靠西的房间是给长大后的小女儿准备的。

     陈志显给两个女儿的房间添置了衣柜和书架,还把唯一的空调安在了大女儿的房间。陈志显曾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,直到2022年他发现三个女儿均非自己亲生,那时他已结婚16年。

每天从早到晚躺在大女儿房间的陈志显

     如今,两个女儿房间的陈设仍然没有任何改变,书架上大女儿的辅导书、衣橱里二女儿的衣服,全部整整齐齐。只是,她们已经一年多没在这里生活了。

     过去这一年,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,陈志显都躺在大女儿的房间,不是看手机,就是在喝酒,也不说话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    是在想那三个他疼了多年的孩子吗?或许是,但他不愿承认。八十岁的老父亲,害怕儿子想不开,总会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。

   结婚16年发现三个女儿均非亲生

     和一年前不同,如今再讲起自己的遭遇,陈志显平静了许多。

   陈志显于2007年结婚

     出生于1977年的陈志显,2007年经媒人介绍和小他八岁的俞丽(化名)相识,交往近一年后,两人顺理成章步入了婚姻殿堂。

     陈志显觉得,婚后的生活还算幸福。“自我感觉两个人感情是挺好的。我所有的收入都交给俞丽,过年的时候,她总会说一年到头干活这么辛苦,要买一套稍微体面点的衣服,买双好皮鞋。”

     婚后,陈志显辗转各地打工,但夫妻两人并不算长期分居两地。“2007年,我在杭州开混凝土搅拌车,她每个月都会到我那里待上十天半个月。后来我回老家跑长途,每隔四五天就会回家一次。反正只要条件允许,有时间我都会回来。”陈志显觉得,夫妻二人的感情丝毫没有受到距离的影响,就算分居两地,每天也都会打视频电话。

     在这期间,三个女儿相继出生。“老大是2008年8月9号,老二是2011年3月30号,老三是2018年10月8号。”陈志显对三个女儿的生日记得一清二楚。“每个孩子都是我在手术室门口第一个从护士手上接过来的。”虽然经常在外打工,但每次回家他都会亲自下厨做孩子们最爱吃的菜。

     和世间所有父亲一样,曾经的陈志显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三个掌上明珠,那时他心中只想着女儿们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,“不需要有太高的学历,只希望她们能够健康、幸福、快乐。”

   一如往常的二女儿房间

     一切在2021年发生了改变。那年下半年,俞丽提出想要出去跑工程,虽然陈志显并不同意,但没有拦住妻子外出的决心。那段时间以来,俞丽经常拒接视频通话,让陈志显心生疑惑。

     2022年3月的一天,陈志显发现俞丽和另外一个男人一同走出了宾馆电梯。“当时非常气愤,我上去抽了他们俩一人一耳光。”虽难抑怒火,但冷静过后的陈志显顾虑着三个孩子,想着妻子只要回归家庭就好,并没有想过离婚,俞丽也答应不再外出跑工程了。

     陈志显没想到的是,仅仅过了二十余天,他就发现俞丽的微信已将自己拉黑。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,此后俞丽带着小女儿回了娘家。

   亲子鉴定显示三个女儿均非亲生

     陈志显发动多个亲戚朋友劝说俞丽,“如果不想过那也行,回来好好商量离婚。”但俞丽始终不为所动。失落中的陈志显,对小女儿的身份起了疑心,带着小女儿做了亲子鉴定,结果显示小女儿并非亲生。

     2022年4月26日,拿到亲子鉴定结果的陈志显直接来到岳母家里,要求她把俞丽找回来给个说法。那天,陈志显和老人发生争执,导致老人摔坐在地上受伤。岳母家人报警后,警方介入,司法鉴定其伤情为轻伤二级。陈志显向岳母赔偿了相关费用,后被警方取保候审。

     “其实,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,如果她说能够跟我好好过,这个报告我看都不会看。”看到了小女儿的鉴定结果后,陈志显想的还是怎样挽回这个破碎的家庭,“想着为了孩子的脸面,就算为了照顾孩子,也想劝她回头。”

   陈志显收到不起诉决定书

     然而,寻找俞丽未果的陈志显,因为大女儿的一句话疑心再起。“她说俞丽说的,如果我们两个人离婚,只要老大和老三,我就开始怀疑老大是不是也不是我亲生的。”陈志显带着大女儿和二女儿去做了亲子鉴定。

     2022年5月12号,鉴定结果出来,显示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并非他亲生。“整个人都要疯了。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。”得知结果的陈志显几近崩溃。

     而俞丽知道鉴定结果后,却反问道,“血缘关系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后来,一直无法和俞丽取得有效沟通的陈志显,选择找电视台讲述自己的遭遇。

   行政处罚决定书

   浑噩度日、抑郁潦倒的一年

     过去的一年里,陈志显“失了魂”。整日躺在家里,酗酒、抽烟,不喝酒就睡不着觉。当然,也不工作。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一天24小时有22小时都待在房间里不出门,就刷短视频打发时间。”

     偶有亲友前来探望,劝说陈志显放下恩怨向前看,他也只觉“呼吸急促,全身发麻”,完全无法交流,“不愿意去沟通,连话都不愿意说。”一年来,这些情绪始终困扰着陈志显。

     除却精神压力,经济压力也险些将其压垮。受困于取保候审的问题,陈志显始终无法走出德兴这个县级市,“一直到今年的5月16号,做出了不起诉处理以后,我才能够外出。”

     “我这么多年所有的收入全部交给了俞丽,发生这个事情以后,我没工作了,也没任何存款。”陈志显此前的工作已经荒废一年有余,现在的他完全没有收入,只能靠借钱度日。如今,陈志显已经身背十余万元债务。

   陈志显通过直播讲述自己的遭遇

     刚开始,陈志显想通过直播带货来补贴家用,无奈并不尽如人意。“直播间有很多人总是说我在骗钱,举报说我卖惨诱导大家捐款。去年八月初做了几天直播带货,后来我一直在单纯的直播。”

     “有时候挣几十块钱,有时候亏几十块钱。我自己一发红包就亏钱。”问及一天通过短视频平台的收入能有多少,陈志显直言,从开始直播到现在为止,一直都在亏钱。“说白了,我并不是想要靠做直播去挣多少钱,很多网友要给我转账,我都拒绝了。”

     其实,陈志显一直放不下的就是三个“女儿”。“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是心里割舍不下,毕竟养育了这么多年。”鉴定结果出来以后,陈志显曾到学校看过她们两次。“马上中秋节了,我拿着月饼在孩子放学的路上,想给孩子送点月饼吃。孩子看到我就躲,说不想和我说话,和我没话说。从那以后,我就知道孩子以后不会再和我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  如今已经空无一人的主卧

     “女儿”的态度,让陈志显心灰意冷。“原本还想着,孩子要是念旧情,要回来看看我或者看看我父母,我还愿意买好吃的招待他们,她们有什么需求,我能满足的也会想办法去满足。可是从那以后,就再也不想了,以后孩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    曾经最疼爱的女儿,如今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“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见过孩子。有时候路上碰到了也不打招呼,也不说话,就像陌生人一样。”

     其实,陈志显的老父亲不止一次偷偷去看过孙女,给她们带点好吃的、塞点零花钱,在两位老人心里仍然把她们当孙女看,每天都会在手机上看三个女儿的照片。“早晨6点多,下着雨,就站在校门口守着,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  大女儿房间里的辅导书

   坚持先追究刑责再离婚

     除了难以割舍的“女儿”,过去的一年里,将俞丽两人“绳之以法”成为了陈志显的一块心病。“我要先解决她用爆竹炸我家的事,再起诉离婚。”如今他最大的心愿便是起诉对方,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。

     陈志显没想过找工作,也没想过重新组建家庭。“我现在不想考虑,也没心情考虑。现在什么都不想,我就想着怎么告到他们坐牢,其他的等解决完再去考虑。”

   陈志显通过直播讲述自己的遭遇

     而主动通过社交平台和媒体把自己的“丑事”说出来,陈志显没觉得会让自己丢脸或是抬不起头来。“他们既然做出这种事情来,我就要让他们臭名远扬。她敢做我就敢说,为什么不说?我要让所有人都去唾弃她,我要让全社会的人都认识她,让他们在这个社会上永远都抬不起头、没脸见人。”

     陈志显这么做的主要目的,也是想通过扩大影响去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。“又不是我做错的事情,我为什么要怕?我也不觉得丢人。咱们常说家丑不可外扬,我连家都没了,我一无所有了,我还在乎什么家丑不可外扬。”

     但陈志显也坦言,“但凡有一个孩子是我自己的,我也可能会选择隐忍,但是三个都不是。没有经历过,总会劝别人大度,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知道这种痛永远都忍不了。”

     16年的时间,突然间一朝发现,什么都没有了,家没了,孩子也没了,其实最担心陈志显的还是他的父母。“(陈志显)讲了好几次要跳楼,我都怕死了。”年迈的父母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他,生怕他会想不开。虽然他们也想儿子能尽快组建新的家庭,“但要把这件事先解决,才能安心,他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  陈志显和年逾八旬的父母

     “你恨她(俞丽)吗?”

     “恨,肯定恨,换做是谁都一样,欺骗了16年,整整16年,浪费了一个男人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是最好的青春年华。”

     “恨到什么程度?”

     “恨不得碎尸万段,我和她之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,我永远都不可能饶恕她。”

     “那孩子呢?”

     “怎么说呢,没有什么恨不恨的,以后和孩子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、牵扯。”

     “毕竟养了这么多长时间,真的不会想她们吗?尤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。”

     陈志显低头呢喃着,长时间没有说话……

   往期内容

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干部任前公示公告医生徐波受贿12亿?刚刚,官方回应医药反腐

   山东2地最新人事任免!

文章来源:推荐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!

相关文章